您好,欢迎来到报告大厅![登录]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报告大厅首页 >> 行业资讯 >> IT >> 我国网游市场转型升级 行业监管缺乏有效应对

我国网游市场转型升级 行业监管缺乏有效应对

2020-06-17 09:32:29报告大厅(www.chinabgao.com) 字号:T| T
  报告大厅摘要:2020年1月1日至5月26日,共监测到有关网课、网游和网络打赏等舆情信息2072233条。

  2020年1月1日至5月26日,共监测到有关网课、网游和网络打赏等舆情信息2072233条。其中,网课舆情信息1043735条,占比50.37%;网游舆情信息791746条,占比38.21%;网络打赏舆情信息236752条,占比11.42%。疫情防控期间网课、网游和网络打赏等负面舆情总体较多,其中网游消费问题最为突出。

  我国网游市场转型升级

  在北京市构建游戏电竞“一都五中心”的发展格局统领下,经开区充分依托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AR/VR、区块链等前沿技术方面的优势,推动建设以云游戏为主要发展方向的游戏科技应用中心,带动“网络游戏发展之都”技术创新,推动游戏产业转型升级。

  自2010年开始,游戏产业开始迎来跨越式的发展,游戏行业已成为全球文化产业支柱。我国8亿多网民中有6.26亿人是游戏玩家,2018年游戏产业份额达2144亿元,已占文化产业整体的5%。同时,游戏及电竞产业也已经占据整个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进出口总额的8%。2023年我国云游戏用户规模将达到3.73亿,市场规模破千亿。

  《北京网络游戏新技术应用中心实施方案》指出,以云游戏为代表的新技术应用为游戏产业带来新增长极。近年来,随着GPU服务器运算性能的提升、虚拟化技术的成熟、音视频解码延时问题的解决、优质网络和边缘计算等软硬件技术的发展,云游戏成为游戏行业发展的趋势已成为业界共识。索尼、微软、谷歌等头部大厂纷纷探索云游戏服务,国内华为、网易游戏大厂也陆续向玩家推出云游戏平台和云游戏解决方案。

  事实上,早在2020年初,北京市即发布了《关于推动北京游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13条举措,推动北京游戏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构建促进首都游戏健康发展的新动能。并明确指出,北京将建设“一都五中心”,围绕建成“国际网络游戏之都”总目标,在北京建设全球领先的精品游戏研发中心、网络新技术应用中心、游戏社会应用推进中心、游戏理论研究中心、电子竞技产业品牌中心,力争2025年北京市游戏产业年产值达到1500亿元。《意见》的印发无疑为经开区电竞产业发展注入强心针。

  现阶段,经开区正积极承担起亦庄新城建设的主体责任,依托经开区的模式与政策,建设一个以产业为支撑的综合新城。“除了发展传统的制造业,文化产业也将是未来经开区重点发力的领域。”经开区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说,电竞游戏产业作为产业链条较长的新型产业模式,比较契合当前经开区的产业布局,并且对区域整体产业有明显带动效益,经开区紧紧依托游戏产业新政,发展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产业。

  在网络游戏新技术应用创新中心建设中,将完成四项重点任务,吸引头部企业入驻,与经开区高科技产业和技术资源优势及首都游戏内容生产机构形成联动,形成以云游戏发行平台为核心的上下游企业聚集,打造国内领先的云游戏产业生态;以云游戏技术创新和示范应用并举,搭建具有深度的应用场景,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高质量发展模式,打造全市领先的“云游戏创新技术应用示范区”;推动产业联盟(智库)组建,推动以云游戏为代表的新技术行业应用、标准、规范的建设以及行业影响力的扩大;发挥经开区“全球影响力技术创新示范区”,支持中心企业“走出去,引进来”,带动经开区科文融合产业提质增效,支撑首都游戏产业高质量发展。

  行业监管缺乏有效应对

  无论是网游,还是网络打赏,其对未成年人带来的负面影响亟待重视。沉迷于网络游戏,从来不只是孩子们的问题,成年人也会有。不过,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认为,“未成年人网游问题确实更应该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

  未成年人的自我约束能力较弱,无论是学校的课程作业,还是校外的教育培训辅导班,一般都会使用到网络电子设备,再加上部分网游企业只顾追求经济利益,忽略自身社会责任,有的甚至故意诱导未成年人反复充值,给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留下了隐患。

  近年来,快速发展的网络直播也逐渐成为未成年人的新宠。截至2020年3月,直播用户规模达5.6亿,即我国40%的人、62%的网民都是直播用户。除了以往的演唱会直播、真人秀场直播、游戏直播、体育直播,目前各种学习、消费、泛娱乐等日常生活场景直播越来越多。

  实践中,大多数直播软件都设置了打赏功能,用户可通过绑定微信或支付宝等方式购买平台提供的礼物,送给正在直播的主播。有的直播平台甚至需要用户购买虚拟货币,才能观看直播。不少网友为自己喜欢的主播一掷千金。有的未成年学生趁家长不注意偷偷花数万元打赏心仪主播,有的政府官员违法挪用数百万元公款为主播打赏等新闻屡见不鲜。

  但目前有关网络直播的监管,主要停留在对直播内容的审核和治理方面,如查处网络直播过程中出现价值导向错误、低俗淫秽色情、封建迷信等内容,而在未成年人冲动或非理性打赏方面,仍然缺乏有效引导和规范应对。有的直播平台虽然在“充值协议”中规定,年满18周岁或已年满16周岁且依靠自己劳动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的用户才能打赏,但在实际操作中,用户只要绑定了移动支付方式就可以充值打赏,根本不需要用实名认证和身份核实。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书面许可,请勿转载)
报告
研究报告
分析报告
市场研究报告
市场调查报告
投资咨询
商业计划书
项目可行性报告
项目申请报告
资金申请报告
ipo咨询
ipo一体化方案
ipo细分市场研究
募投项目可行性研究
ipo财务辅导
市场调研
专项定制调研
竞争对手调研
市场进入调研
消费者调研
数据中心
产量数据
行业数据
进出口数据
宏观数据
购买帮助
订购流程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联系客服
售后保障
售后条款
实力鉴证
版权声明
投诉与举报
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