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报告大厅![登录]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报告大厅首页 >> 行业资讯 >> 车辆 >> 地方网约车车龄上限3年 市场仍需进一步规范

地方网约车车龄上限3年 市场仍需进一步规范

2018-04-11 09:36:22报告大厅(www.chinabgao.com) 字号:T|T
主题词:网约车资讯
  报告大厅摘要:网约车数家平台激烈的“价格战”、网约车司机与用户数量的大幅度不对等、转行审核条件的种种便利等,都对出租车行业司机的走与留带来了严峻考验。

  网约车数家平台激烈的“价格战”、网约车司机与用户数量的大幅度不对等、转行审核条件的种种便利等,都对出租车行业司机的走与留带来了严峻考验。

  地方网约车细则车龄上限3年

  网约车细则在发挥规范作用的同时,也经受着实践的检验。长春市一位网约车司机张先生在得知当地出台的网约车细则后愁上眉梢。“政府规定的标准太高。目前不少网约车都是10万元以下的车型,这些车辆都将被淘汰。而且网约车的利润每小时只有20元到30元,如果想每天赚上两三百元,司机要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如果车辆8年就强制报废,司机很难收回成本。”张先生认为,长春市网约车细则的实施,可能会导致不少网约车从业者难以坚持下去。

  《中国法治政府发展报告(2017)》显示,总体上,已经发布细则的190个城市详细规定了网约车车辆的准入条件,从车籍、轴距、车价、车龄、排量等维度,对网约车车辆进行了全面限制,为网约车市场筑起了较高门槛。其中,有8个城市要求网约车平台在本市设立企业法人,有122个城市要求平台在本市设立分支机构,有37个城市要求平台在本市有服务机构,有17个城市要求平台在本市有经营场所或办公场所。

  2018-2023年中国出租车行业市场深度分析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显示,就车龄上限而言,《暂行办法》规定的车龄上限为8年,即只要网约车车龄达到8年,就应当退出网约车经营。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林华在调查中发现,有163个城市认为这个限制还不够,纷纷调低车龄上限,其中,107个城市要求车龄上限为3年。“这就导致很多本来车龄在8年之内的车辆无法进入网约车市场,或者被迫退出网约车市场。”

  从司机个人要求来看,有146个城市规定具有本地户籍,或者取得本地居住证,才可以申请成为网约车司机。其中,21个城市对居住证的年限作出了明确规定,6个城市还要求司机在当地连续缴纳社保6个月至2年。在184个城市中,有14个城市要求网约车司机应当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

  “在184个城市中,有130个城市要求平台在本地设立分支机构或者企业法人。”林华告诉记者,《暂行办法》仅规定网约车平台在服务所在地有相应服务机构,既未要求平台在本地设立分支机构,更未要求平台在本地设立企业法人。而一些地方的网约车细则规定涉嫌在没有上位法依据的情况下增设许可条件,违反了《暂行办法》和行政许可法。

  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国际反垄断和投资研究中心主任祁欢认为,地方出台网约车细则,针对网约车的弊端实施管理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变相地去限制这种服务的流通,对从业人员进行限制,对外地人员的自由流动进行限制,实际上是增加地方保护主义,违反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细则(暂行)》“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直接强制外地经营者在本地设立分支机构”的禁止性规定。地方政策限户籍、限车牌、限车长、限排量以及限车龄,这些细则实际上也违反了公平竞争审查所说的公平、市场自主的原则。

地方网约车车龄上限3年 市场仍需进一步规范

  市场仍需进一步规范

  在各大平台激烈竞争市场的同时,非法客运、恶意刷单、“马甲车”等网约车昔日乱象也卷土重来。有上海市民反映,驾驶员联系电话与平台软件显示不一致;平台软件显示的车籍地为“沪”,实际却是外省车牌等。

  调查发现,网约车高额补贴之下,为超龄车、不达标车、外地牌车等更换“马甲”的黑商收获暴利。

  网约车兴起至今已有数年,《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也已于去年实施。

  目前,全国70多个大中城市都推出了切合自身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几乎所有城市都要求网约车持本地号牌,且在本地登记注册。对于网约车司机,八成的城市都要求是本地户籍或是本地居住证,京沪等地更是要求司机不能在一年内有5次以上的交通违章记录。

  在市场方面,在滴滴合并优步中国之后,中国网约车市场一直以滴滴一家独大。然而,市场竞争并没有因为滴滴一家独大而平静。尤其是当网约车“补贴大战”再起之时,平台竞争和市场乱象仍未得到有效控制。

  4月3日,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在虹桥国际机场和虹桥火车站等共14个执法点开展了代号为“天网2号”的网约车非法客运专项整治行动。两天后,“美团打车”收到了平台上线以来的第一张“责令改正通知书”,相关部门要求美团打车在收到通知书后7天内完成3项整改措施,包括立即停止向不具备营运资格的驾驶员或者车辆发布召车信息,清理所有平台内注册的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将所有驾驶员、车辆注册信息及营运数据如实上传至行业监管平台,实时接受监管;停止以补贴为名的不正当低价竞争行为。

  对此,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陈小鸿认为,各大网约车平台推出的优惠券或减免券等促销手段,已涉嫌不正当低价竞争,不利于企业和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而“马甲车”、无证车等问题车辆出现在平台上,涉嫌非法营运,不仅给安全运营带来威胁,而且严重扰乱了出租汽车市场的经营秩序,需要有效的管理和监督。

  各地交通管理部门也反映,网约车平台监管中最大的难题是数据接入未落实的问题。尤其是在现实监管过程中,无数据、乱数据、假数据导致监管查无实据,难以追责。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书面许可,请勿转载)
报告
研究报告
分析报告
市场研究报告
市场调查报告
投资咨询
商业计划书
项目可行性报告
项目申请报告
资金申请报告
ipo咨询
ipo一体化方案
ipo细分市场研究
募投项目可行性研究
ipo财务辅导
市场调研
专项定制调研
竞争对手调研
市场进入调研
消费者调研
数据中心
产量数据
行业数据
进出口数据
宏观数据
购买帮助
订购流程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联系客服
售后保障
售后条款
实力鉴证
版权声明
投诉与举报
官方微信账号